126小说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70章 渡河

第70章 渡河

        第二天一早,两人便收拾好准备出发,由于雨幕遮天,太阳并没能透过层层乌云,所以天色也不算太亮,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二人。

        经过半夜大雨,这种未经过混凝土或者沥青浇灌的路面早已泥泞不堪,两人牵着的马是凡马,没什么异兽血统,驮着两人走在这泥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且不说走不走得快了,打滑摔倒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所以两人决定牵着马走,在这种泥泞路上,速度也不比骑马慢。

        一路上雨都没停,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魏风早就将鞋子脱下挂在马背上,裤腿撸至大腿,赤脚行走在这泥地里,还是有些吃力的。

        好在他现在的身体素质还是挺强的,虽然在快速赶路,倒也吃得消,只是样子多少有些狼狈,但是对于从小住在墨石村的魏风来说,这样子早已习惯。

        反观柳存,无论踏在多么湿软的泥地上,脚都不会下陷半寸,更不用说沾上泥巴了,仿佛什么地形对他来说都是平地一般,可能这就是元力的妙用吧。

        魏风虽然心羡,但也没什么办法,所幸他还有个天赋,可以避免自己将身上淋湿,多少留了些体面,不至于太过不堪。

        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等他,柳存大可以扛起马匹快速通过这片雨幕,而不是现在这样慢慢行走,更加的耗费元力。

        两人在脱离商队后,就只能沿着官道走,每到一处郡城便向当地人打听后面的路途,虽然肯定不如商队的路线那么简洁,但好在两人的脚程不慢,时间上可能还更快一些。

        魏风很想问问柳存,他师父带他走遍天下的时候,他都不记路吗?只是顾忌到他的情绪,没有问出口,所以他就不知道,柳永带着柳存走遍了周国、虞国、月国、邛国等大小国家,唯独没有涉足过姜国,所以柳存才会对姜国知之甚少。

        官道顺着河流向东北方向延展,两人一直沿河而走,河水水位本就不低,按理说半夜的雨还不至于将河水灌满,只是这片雨水恐怕笼罩区域极大,小河隐有决堤之势,也就是两旁没什么村落,不然这时候就该准备迁移了。

        兴许就是因为这里雨水充沛,河水经常决堤,才没有村落聚居的吧,魏风心想,沿着官道一路走下去,足足走了一天,都没看到雨幕的尽头。

        和州被称为千湖之州,水资源十分充足,现在又正值雨季,雨水格外充沛,当地人都知道,到了六七月份,大雨一来连下数天并非什么稀奇事。

        当晚两人找了座小山歇脚,与其说是山,不如说是个高点的石头堆,连个像样的山洞都没有,魏风在一块巨石下铺好自己的睡袋,下了一天雨,睡袋都有些潮,好在这对于从小与雨水为伴的魏风来说,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

        接下来两天,都是同样的路途,连续三天没见到太阳,对于一般人来说心情难免会有些抑郁,但是这对魏风来说却格外自在一些,身心都更加舒畅。

        直到第三日,一条决堤的河,将官道阻断,放眼望去,少说数百米的水泽。

        但这难不倒魏风,他拿着自己的短刀去附近林子中砍了些直溜的树木,扯下一些藤条,将树干多余的枝丫削掉,并成一排,用藤条捆扎出了个简易木筏。

        估摸了一下马匹的重量与这木筏的简陋程度,得出一个无法承载的结论,有心制作一個更大的木筏,但这藤条强度又不足以捆扎牢固,也就放弃了。

        魏风暗叹口气,将它的嘴套、缰绳和马鞍解下,一拍马屁股直接将其放生。

        他将裤腿高高扁起,推着木筏下了水,趁着河水淹过大腿前蹦到木筏上,苍狗早早被他抱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带着一根长而坚韧但不算太粗的树干作为篙,也制作了一个简易木桨,如果木篙不够长撑不到河底的话,木桨就派上用场了。

        事实证明他的准备不是多余的,河水比他想象中还要深一些,木篙不足以触底,只能用木桨玩命的划,艰难的向河对岸挪去。

        木筏晃晃悠悠的在河面上飘荡着,但魏风现在的身体协调能力超强,任由木筏左摇右晃,他自稳稳站在中央,只不过划桨的速度远不及河水的流速,一路向下飘荡,只能以龟速划向对岸。

        好在这一段也没有悬崖瀑布之类的,虽然路线斜了点,但河面没有太大起伏,终归是过了河。

        在整个渡河过程中,柳存都是在一旁静静看着,双脚踏行在翻涌的河水上,却没有半点水花能溅到他的鞋子上,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跟着木筏前进,最多是在魏风砍树时搭了把手,其他时间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虽然他有充足的能力,可以在不沾湿鞋子的情况下,带着魏风和苍狗过河,甚至有能力把两匹马也捎上,但他没有这么做,甚至看到魏风放生马匹的时候,他也不发一言的将自己的马一同放生,毫不迟疑。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将自己代入到了师父柳永的角色,就像他小时被师父注视那样,注视着魏风完成他能力内的事情,没有干涉也没有帮助。

        不同的是,他小时候还曾经试图求助过师父,当然了,这是出自于孩子对于父母下意识的依赖,而魏风全程没有任何麻烦他的举动,甚至没有向他寻求支援的意图。

        从发现官道无法通行开始,魏风的第一反应就是寻找渡河办法,而不是询问或者求助,因为他没有人可以依赖。

        柳存发现,似乎这个少年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去面对生活,独自解决遇到的一切麻烦,不对,也不算是独自,还有个毛茸茸的白色小兽给他捣乱。

        两人抵达河对岸的时候,路线已经偏移了好几里地,不过这对于魏风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官道在哪个方向他一清二楚。

        只不过,魏风现在倒是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官道上,而是刚进入他探测范围的一个村庄,河水决堤,村庄的一部分已经被淹没了,但这还不算什么,村民们都已经躲到了还没被淹没的另一侧。

        可是更严重的事情可能就要发生了,村庄的另一边靠着一座矮山,矮山上水流汇聚,裹挟着大量泥沙石块正要倾覆而下,简单点说,泥石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