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小说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29章 采花魔人

第29章 采花魔人

        白尚杰将那些试图截杀他的人一一道来,四个拓脉境一个龙门境对他一个拓脉圆满围追堵截,硬生生让他杀了回来,虽说身受重伤,但足以说明他的实力强大。

        听完这些,家族中不少人看他的眼神中都带着钦佩,任谁能做到这些,也值得被钦佩。

        白剑行眼神中光芒流转,复又问道:“你追杀的那名逃犯是谁?”

        “采花魔人朱明奎。”白尚杰咬牙恨恨道,不同于与采花贼这种普通称呼,那自然是有原因的。

        七年前詹州某小村庄曝出一个骇人听闻的事件,一夜之间村中十几位女子失踪,官府来人调查无果。

        数日后一位柴夫在附近破庙内发现许多人偶,将他吓得险些失了魂,待到镇定一些后便去附近县城报官,官府派人核查,发现这些人偶皆为人体组织制成,并且就是村中失踪的那些女子尸首。

        当地官府立即展开追查,还是无果,县令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果断上报,朝廷派来修行者神捕查案,但是由于数日过去,现场残存线索寥寥,只发现了那些女子曾被玷污过的痕迹,其余方面几无所获,无奈只得将案件挂悬。

        一年后隔壁郡城相同案件再现,这次又有几名富家女被玷污后制成傀儡,人偶的做工更加精湛,衙门闻讯第一时间派神捕前去追凶。

        前一次虽然失利,神捕已经有了一定的头绪,经过剥丝抽茧般层层筛查,最终锁定一位名为朱明奎的拓脉修士。

        只是抓捕之前让朱明奎察觉到了一些风声,提前逃遁,此人修为不高但极擅隐迹与遁法,硬是在神捕的追杀下逃入十万荒山,最终消失不见,自此以后朱明奎便进入官府通缉名单内。

        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朱明奎也屡次在延州犯案,并且目标越来越高,由最初的村妇到后来的富家女,再到一些官宦之家的女眷,并且制成的人偶也越来越栩栩如生。

        他区区拓脉境贼人,朝廷也没有动用太多资源追杀他,再加上他机警异常,一感觉有所不对就千里逃遁,硬生生几年都没抓到。

        直到三年前朱明奎游荡到西河郡,想要对郡守的女儿下手,结果正巧遇到外出归来的白尚杰。

        白尚杰本就是嫉恶如仇之辈,只要见到这种人绝不会放过,况且对方还敢在他们白家的地盘作案,那更是二话不说便与对方厮杀起来,朱明奎见势不妙直接选择逃遁,白尚杰很快跟丢了。

        若是如此也就作罢,对方经此一茬发现了比官宦女眷更高的挑战目标,修士家族的女人,并且将目标就锁定在了白家,就当报复白尚杰了,只不过一直顺风顺水的他这次算是遭了大劫。

        经过数日的踩点,准备对白家动手,结果被白尚杰的二哥白尚武撞见。

        当时就在家族驻地附近,但是白尚武完全没有叫帮手的意思,一人一刀便对朱明奎展开了追杀,从西河郡途径猫耳森林最后杀到了十万荒山,硬生生追在他身后将他砍到濒死。

        奈何其对于十万荒山更加熟悉,于绝处寻到断崖逃生,这才留下一条狗命,其后三年,再也没有在姜国露面,也再无犯案记录,白家还以为他重伤跳崖摔死了,没想到祸害遗千年,终是没死,这次又让白尚杰在十万荒山中撞见。

        白剑行听完默然不语,许久许久,才轻笑一声,看着场间众人命令道:“派人暗中封锁四方城门,所有修士不得进出,尚文、尚武、尚才你们三个亲自带人去城中探查一番,准许动用觅元阵盘,看看城里都藏着什么牛鬼蛇神。

        至于尚杰,你且安心养伤,过些日子还需你护送寻儿他们去学宫。”

        “是。”堂中被点到之人齐声应答,抱拳一礼便各自行动起来。

        白尚文、白尚武、白尚才、白尚杰是白家家主白剑行的子侄辈,倒不是说他这一辈只有哥儿四個,只是目前有资格坐在堂中的只有他们四人罢了。

        出了白府大门,白尚才凑近自己大哥白尚文,小声问道:“大哥,有必要吗就为一个下人兴师动众,我怎么感觉家主让咱们都出动是有别的用意在内。”

        白尚才没有问自己二哥白尚武,因为他人如其名,除了练武其他的什么都不关心,就连有事要汇报家主这种规矩,都是白剑行用拳头教会的。

        白尚文看着自己三弟故作懵懂的模样,儒雅一笑便带人离开了,并不接茬,白尚才见此瘪瘪嘴,也带人去另一个方向,至于他二哥,早就跑出几条街了。

        他哪里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只是试探一下大哥的态度,但是大哥却不给他机会,那他也只能作罢。

        白剑行才当上家主没两年,但是做事风格却格外强硬,引得许多人非常不满,暗中搞出一些小动作,想要给家主添乱,虽然没整出什么大麻烦,但是城里也有些乌烟瘴气。

        此次让家主找到合适的借口,就可以名正言顺、大张旗鼓地清理一下西河郡了。

        也不知是否因为白家众人开始行动,西河郡城的大街小巷都多了些紧张之意,明明正值炎夏,城中竟然多了些秋天才有的萧瑟之意。

        似乎是觉得这还不够,连下两天好不容易才停下的阴雨又折返回来,给本就闷热的城镇又添上一些烦躁之感。

        雨真就这么巧的又开始下了吗?自然不是,这是魏风使用天赋唤来的雨水。

        他说与在卜吉身上看到了与自己相似的一些东西,并非无的放矢,卜吉说他见到魏风第一面就感觉他杀过人,而魏风又何尝不是。

        初见之时,卜吉看向同行之人的眼神,亦如魏风十一二岁时看待村民们的眼神,冷漠、戒备与漠视,对他人生命的漠视。

        所不同的是魏风毕竟有上一世的阅历在,他知道大部分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对于弱者总会怀有无尽的恶意。

        他会有仇报仇,却不会因为这些恶意而改变自己的性格,他会小心提防周围的一切,但也会让自己放开身心去热爱生活。

        由于这点影子存在,所以魏风会主动向卜吉和草儿传达善意,用他的方式让二人知道,这世间并非只会对他们施加恶意,结果让他很欣慰,这二人还没有对世界变得麻木,也还有自己的道德底线。

        若是换个人可能会对卜吉那没头没尾,毫无根据的“感觉”嗤之以鼻,或者是将信将疑,但魏风不会,他真的听进去了。

        所以他开启了魔雾雨,冒着一定的风险召来了雨水,准备查探一下究竟是什么让卜吉和草儿如此畏惧以至于都不敢靠近商会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