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威乡侯扫兴,改变计划(求收藏求追读)

第五十九章 威乡侯扫兴,改变计划(求收藏求追读)

        红霜的这一举动,让苏然感到有些诧异。

        用她的话来说,她只是一个卖艺不卖身的女人。

        但是,自己第一次来这里,她就跪在了自己的脚下,这是什么意思?

        苏然可不认为,在这样的地方能够有一见钟情这种事情。

        正当苏然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红霜居然又将杯中酒倒进了自己的口中。

        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咽下去,而是将直接趴到了苏然的身上。

        虽然面纱并没有揭掉,但苏然还是透过下面的缝隙看到了她温润的红唇和雪白的下巴。

        鲜艳欲滴的红唇近在咫尺,苏然甚至能够感受到上面湿润的温度。

        然而,就在他以为对方会来一出香唇渡酒的时候,红霜却原地一个转身,将柔美的后背留给了苏然。

        这样的举动,如果放到大家闺秀的身上,那绝对是行为放浪。

        不过,在这种地方,红霜做出这样的动作,却会让人产生某种异样的兴奋之感。

        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这是一个很会玩,很懂男人的女人。

        不过,此刻的苏然却没有跟对方调情的兴致。

        此时此刻,他来怡香楼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找到那个打手六子,如果可以的话,把六子背后的人也给挖出来。

        而之所以上来要找红霜,其实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毕竟,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这种地方,不可能不找女人。

        但苏然又不想面对那些庸脂俗粉,所以找这里的头牌是最佳的选择。

        或许是见身后的苏然许久没有反应,原本背过身去的红霜又转过了头来。

        然而,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原本遮在脸上的面纱却忽然滑落了下来。

        下一秒,一张精致绝伦的脸庞出现在苏然的面前。

        琼鼻翘挺,肌肤如玉,美目流盼,眉眼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

        不愧是头牌,果然名不虚传,看到红霜的容貌,苏然的心里不由得暗暗赞叹。

        而苏然眼睛里的神情变化,完全落在红霜的眼里,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她看着苏然,眸光流转,粉嫩的红唇轻轻翕合,但却没有说话。

        在这无声胜有声的情形下,空气中的暧昧气息变得愈发浓烈。

        苏然一直压着火,但眼前这个尤物一般的女人却在一直撩拨他心中的那团火,这让他很难受。

        不知不觉的,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了。

        这个时候,只要一点点火星,就会化作勾动地火的天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嘭”的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厢房的门便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谁敢让红霜陪他?找死!”

        话音落下,一个身穿锦袍,浓眉大眼的年轻人闯了进来。

        这一出,完全出乎了苏然的意料。

        而红霜见了来人,眼神也一下子变得慌乱无比。

        年轻人见到苏然,不由分说就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长剑出鞘,剑鸣声瞬间不绝于耳。

        苏然见状,知道来人肯定身份不低。

        别的不谈,就看这把剑,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还有他身上穿着的锦袍,腰间挂着的那块玉佩,都不是凡品。

        而这些东西,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除此之外,从红霜看到这年轻人后脸上露出的表情来看,她对闯进来的这个年轻人也很忌惮。

        苏然一看这架势,知道自己的计划得改变一下了。

        下一刻,他看着年轻人冷笑一了声。

        “我一向最讨厌没教养的人,我给你个机会,跪下给我赔罪,要不然,我怕你今天走不出这里!”

        苏然此言一出,那年轻人立马怒极而笑:“好,好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坏了我的雅兴,就得跪下向我赔罪!”苏然闻言,冷哼一声道。

        眼看二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原本躲在门外的那个丰乳肥臀的中年妇人连忙上来赔笑。

        只见她战战兢兢的走到那锦衣年轻人跟前,陪着小心道:“威乡侯,请息怒。”

        “息你娘的头!老子只不过离京两个月而已,你就当我不回来了吗?”

        “不是,不是,红霜姑娘她……她——”

        妇人还想再解释什么,那威乡侯已经将手里的剑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这一变故,立马将中年妇人吓得面无血色,她嘴巴颤抖了好几下,都没敢说出一个字来。

        而站在一旁的红霜,也吓得瞬间失了方寸,不知该如何是好。

        苏然见状,上前一把将红霜拉到自己的身边:“别怕,有我在,我看谁敢把你怎么样?”

        红霜的脸上带着为难之色,很显然,她很害怕激化矛盾,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苏然的这一举动,彻底让威乡侯暴怒了。

        他手里的长剑在颤抖,妇人的脖子上已经被划出了一道红印子。

        这一刻,妇人彻底被吓尿了,整个人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呆滞了。

        苏然见状,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什么狗屁的威乡侯,不过会拿妇人做人质的懦夫罢了,有胆的冲我来呀!”

        威乡侯闻言,彻底被激怒了,他一脚将中年妇人踹开,提着长剑就向苏然劈去。

        苏然见对方来势汹汹,一把将红霜拽到自己的身后。

        眼看威乡侯的剑已经距离自己不到半尺,苏然不慌不忙的抬起手,只见他化掌为拳,一拳直接轰在了对方的手腕上。

        只听得“咔啪”一声脆响,原本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威乡侯直接被干趴在了地上,手上的长剑也飞到了一边。

        威乡侯强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眼神里满是怨毒:“你给我等着,看本侯今天不弄死你,还有怡香楼的人都给我听着,你们要是把他放跑了,那我今日必踏平怡香楼!”

        说完这些,威乡侯捂着受伤的手夺门而出。

        苏然一看这情形,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因为就在刚刚,他看到了好几个在门口犹豫观望了很久的人。

        如果不出意外,这些人肯定不是普通的客人。

        念及此处,苏然再度一把将红霜拽了过来:“跟我走吧,从今往后这怡香楼今后就别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