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小说 - 科幻小说 -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刑部尚书造访,有点复杂了(求收藏求追读)

第五十七章 刑部尚书造访,有点复杂了(求收藏求追读)

        苏然出了顺天府后,并没有再乘马车,而是选择自己一个人步行。

        至于赶马的车夫,则先让他驾车回府去了。

        赵文渊那边虽说帮着自己继续打听情况,但是这件事如果仅寄希望于他,估计有些难办。

        其实,此刻的苏然还在想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到底要不要救贾珍这厮。

        贾珍这种人,活着也是个祸害,照理说不应该救他,就算他被刑部给砍了脑袋也是活该。

        但是,王夫人那边已经找上门了,如果自己无动于衷,不采取点儿动作的话,倒显得自己没能耐。

        更何况,这背后很可能还牵扯到某个看自己不顺眼的势力。

        思来想去,苏然觉得人还是要救,但是,在这之前得让他受到点儿教训才行。

        大不了,以后这家伙再生事的时候再去弄死他。

        刚刚在顺天府的时候,赵文渊还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现在的刑部尚书名叫杨乃晋,是东平郡王举荐的人。

        对此,苏然的心里感到有些困惑。

        因为当时自己跟王熙凤大婚的时候,这个东平郡王并没有送贺礼过来。

        也就是说,东平郡王跟北静王以及南安郡王明显不是一个派系。

        可是,当初自己好不容易把吕阐给从刑部尚书的位子上拽下来,但为什么最后上位的却不是庆雍帝的人?

        难道这个东平郡王虽然跟庆雍帝不对付,但也自成一派?

        想着这个问题,苏然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还没进门,就看到穿着一身绿色衣裙的平儿正站在门口张望,俏脸上带着几分焦急的神情。

        看到苏然,她立马像一只归巢的乳燕一般向这边奔了过来。

        “爷,爷,刑部尚书杨大人过来了。”

        苏然一听这话,眉头不由得轻轻皱了皱。

        他怎么来了?

        难道这么快就知道贾家找到我这里来了?

        还是说……这是他们早就算计好了的?

        带着这些疑惑,苏然跟平儿一起向府里走去。

        来到后宅,苏然就发现有一个中等个头,白面黑须,身穿官服的男子正坐在客厅喝茶。

        见到苏然,男子立马站了起来笑着朝他抱了抱拳:“苏大人,杨某不请自来,实在有些冒昧。”

        苏然见状,也笑着朝对方抱拳道:“杨尚书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平日里想请尚书大人喝茶还请不到呢,杨大人快请坐。”

        直至此时,苏然才发现昨日上朝的时候确实跟这个人打过照面,只是当时没留意他官居何职而已。

        二人寒暄过后,分宾主坐了下来。

        不过,杨乃晋一开始并没有提及关于贾珍的事,而是东拉西扯说了些家常话。

        苏然一看这架势,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位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到府上来。

        果然,等家常话扯得差不多了,杨乃晋总算将话头引入了正题。

        而这个正题,就是关于宁国府贾珍的。

        大致内容,就是贾珍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

        杨乃晋的话,基本上跟之前顺天府尹赵文渊所说的大同小异。

        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人证物证俱全,贾珍他再说什么也只是为自己狡辩,按照大庆朝的律法根本不能采信。

        而杨乃晋之所以过来,就是向苏然通报一下案情的。

        当然,他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让苏然尽量不要插手此事。

        照理说,堂堂刑部的尚书可是朝廷的从一品大员,是没有必要过来跟自己说这些的,但是,他还是过来了。

        关于其中的原因,杨乃晋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也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了一点,那就是他过来是东平郡王的意思。

        听到这个,苏然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判断,那就是这个东平郡王应该跟冯秉元不是一路的。

        而东平郡王这么做的原因,应该是想拉拢自己,不想让自己卷入这个漩涡之中去。

        不过,这里面还有个问题。

        刑部锁拿贾珍到底是东平郡王的意思,还是迫于某种压力不得不这么做?

        关于这一点,苏然也问了杨乃晋。

        他虽然没有明说具体原因是什么,但也透露出来这件事背后有其他王爷的参与。

        弄明白了这些之后,苏然感觉这件事远远要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

        居然有某个势力,让东平郡王都要避其锋芒,这实在有些恐怖。

        面对东平郡王的好意,苏然并没有直接表态到底最终会不会插手此事,只是让杨乃晋转达对东平郡王的感谢。

        杨乃晋眼看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也就没有多待,告辞离开了苏府。

        等送走杨乃晋,苏然又将整件事前前后后捋了一遍。

        这件事的起因,表面看起来是贾珍好色被那个女人勾引,然后再被栽赃。

        但是,如果究其深层次原因的话,其实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件事如果自己管,那么就极有可能引火烧身。

        而如果自己不管,对手打压自己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通过这件事,对手会进一步彰显自己在大庆官场的力量无人能撼。

        想明白了这一切之后,苏然的内心同时也做好了选择。

        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对手得逞,要不然,自己今后根本没法在大庆朝官场立足。

        换句话说,这是一场关乎荣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较量。

        拿定主意后,苏然霍的站了起来,迈着重重的步子向门外走去。

        他要去一趟刑部大牢,见一见贾珍。

        因为这个时候除了贾珍自己,没有人能够救他。

        ……

        或许是料到了苏然会来,杨乃晋提前就跟牢里的衙役打了招呼。

        因此,苏然一路毫无阻拦就来到了刑部大狱。

        面对一个生面孔突然来访,贾珍的脸上写满了忐忑。

        不过,当苏然表明身份,这位宁国府现在的当家人顿时激动得泪流满面。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都被扔进刑部大牢了,居然还有人会来看自己。

        而这个来看自己的,居然会是一个只是听说过而已,但跟自己却没有见过一面的人。

        苏然说明来意后,贾珍立马如竹筒倒豆子一样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

        他的话,基本上跟之前顺天府尹赵文渊所说的差不了多少。

        但是其中有一个细节,却让苏然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