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第157章

        女子神色镇定,眸光澄澈,眼前的局面虽然从来没有经历过,但她不会毫无作为。

        因为她明白一旦今天不能自证清白,麻烦就大了。

        查泰宁下意识地看向了镇北王,“您看......”

        “好。”尉羡迟道。

        “你们不会串通好的吧?”余顺怀疑地看着众人。

        “你不是在这里看着吗?周围还有这么多人,如果念笙动了手脚,难道所有人的眼睛都瞎了吗?”秦云景道。

        原本一边倒的场面随着镇北王的出现再加上顾念笙的一番说辞,倒是也有人觉得查查无妨。

        “这人都已经死了,众目睽睽之下顾念笙要是敢动手脚,那可就是胆大包天了!”

        “既然是真的,也没什么好怕的,除非是心虚。”

        余顺见状也只能允许顾念笙查看一番,她又不是医师,能看出什么东西?

        老者已经死了,自然也把不了脉,顾念笙仔细查看着他的脸,发觉他的眼白靠近眼眶的青筋有些不对,先前仵作查看时并没有看的太真切。

        这一点,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对方能在短时间内让老者陨落,最大的可能是用毒,只有这样才能时间算的正好,而剧毒......才会立即毙命。

        从余顺泛红的眼眶可以看出这位老者很有可能真的是他的爷爷,可一般人怎么会愿意去也用自己亲人的命来做这种事?

        顾念笙看向了余顺,“我想替你把个脉。”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皆是一愣,如今死者躺在地上,顾念笙查看了他的身体之后什么都没说,反倒忽然要替余顺把脉,未免也太奇怪了。

        “你刚害死了我爷爷,难道还想害死我不成?”余顺惊慌地道。

        “我已经看出老者并非是跌倒受伤而死,他中了毒!”

        伴随着顾念笙的话音落下,在场众人一阵哗然,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出人预料了。

        中了毒!

        “你胡说,仵作大人刚才还说没发现什么异常,你说中毒便是中毒?”

        余顺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惊慌,却大着嗓门道:“你以为光是凭你说两句就能推卸掉所有的责任吗?”

        秦云景和夏映萱亦是忍不住担心,他们从来就没听说过顾念笙会医术,她如何能看得出来?

        这余顺的如果真的是被人特意安排来栽赃嫁祸的,根本不是随意两句想诈就能诈出来的。

        仵作此刻的心情也有些不痛快,“属下这些年来检验过不少尸体,对于这是否中毒也是有一定的见解的。”

        在场几乎没有人相信顾念笙所言,因为一个根本不会医术的千金小姐,毫无依据就说出这样的话来,谁能相信?

        “大人,你可以仔细看看死者的眼白,他的青筋泛着些许紫色,虽然很淡,细细辨认之下还是能够看出来,这就是中毒的迹象。”

        “这样的说法未免太苍白了。”仵作道,“死者已经年迈,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并不奇怪,仅凭这一点并不能证明。”

        年老之人也会有这样的情况,他方才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