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TXT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家娘子,不对劲在线阅读 - 第221章 羞耻姑娘

第221章 羞耻姑娘

        清晨,阳光明媚。

        窗外传来了鸟儿的叫声,以及小蝶驱赶麻雀的声音。

        洛青舟醒来时,感到精神异常饱满。

        昨晚的疲惫和虚弱,顿时一扫而空,眼前的世界仿佛也更加明亮和清晰了。

        他起了床。

        从储物袋里拿出了鉴武石,想要看看昨夜神魂修炼的结果。

        内力输入,鉴武石上亮起了几行小字。

        【力量:2300】

        【速度:20】

        【抗击打力:1000】

        【精神力:58】

        其他的数据都没有变化,只有精神力增加了,而且足足增加了8点!

        看来昨晚的修炼效果很好。

        不过要想达到100以上,的确还需要一些时间。

        走到窗前,见日月宝镜的镜面上,又凝结了一滴墨黑色的液体。

        他伸出指尖,再次吸收了一滴。

        昨晚吸收了一滴,暂时还没有看到效果,那就再多吸收一滴吧。

        反正他之前做过实验,如果身体不再需要这些液体了,就不会再主动吸收了。

        现在瞬间吸收进去,说明身体还需要。

        收起宝镜和鉴武石。

        他走了出去。

        小蝶穿着一身翠绿衣裙,正拿着一只花瓶,在小院里采摘着刚盛开的花朵,准备放在屋里装饰用。

        见他起床,小丫头立刻放下花瓶,去端来了热水,伺候他洗漱。

        随后,又去给他端来了早餐。

        洛青舟吃了几个包子,又吃了一大块的牛肉,跟她交代一声别让人来打扰,方出了门。

        轻车熟路地从后门,跳墙而过。

        小巷里寂静无人。

        他从储物袋里拿出了面具,戴在了脸上,随即出了小巷,去往聚宝阁。

        今日继续出城修炼。

        体内丹海中的内力蠢蠢欲动,力量也增长的很快,炼筋看起来也快突破了。

        去黑木林里修炼的效果,显而易见。

        所以,他要再接再厉!

        来到聚宝阁。

        刀姐,楚小小,吴奎,以及那名沉默寡言的青年周伯约都已经来了。

        楚小小依旧在唧唧喳喳地说着话,见他来了,也连忙跟他打招呼。

        刀姐道:“再等会儿,还有一个人。”

        过了片刻。

        南宫美骄一身白色劲装,扎着高马尾,迈着大长腿走上了楼梯。

        “好了,出发。”

        几人跟着下了楼梯。

        等上了马车后,苏小小方忍不住看着南宫美骄问道:“姐姐,你今天叫什么名字?”

        几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

        南宫美骄目光冷冷地看着坐在对面的某人道:“必雪尺!”

        洛青舟:“……”

        马车很快出了城,在大路上奔驰起来。

        不多时,停在了黑木林外。

        几人依次下车。

        刀姐再次询问有没有人雇佣她,依旧没有人回答。

        楚小小又开始挨个邀请组队,都被拒绝。

        洛青舟直接快步离开。

        他得抓紧时间修炼。

        在树林里搜寻了一会儿,他跳上了一棵高耸入云的大树,在四周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然后从储物袋里拿出了日月宝镜,把镶嵌着太阳的一面对着阳光,放在了茂密的树冠处,用绳子固定好。

        做完这些,他方跳了下去,开始绷紧筋膜肌肉,在各棵大树间跳跃修炼起来。

        现在他已经与那枚日月宝镜滴血建立了联系,可以清楚地感应到它的位置。

        他不敢把它独自放在家里吸收日光,所以就只能放在这里了。

        他就在这四周树林淬炼筋膜,并不会走远。

        “嗖!嗖!嗖!”

        他开始如猿猴一般弹射跳跃起来,速度越来越快。

        筋膜先是绷紧蓄力,随即突然拉升弹射,渐渐开始发热,发烫……

        这般一直持续不断地修炼到晌午,他方精疲力竭,全身酸疼地停了下来。

        在大树上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

        他去了那棵大树上看了一眼日月宝镜,见镜面上竟然已经凝结出了一颗深蓝汁液。

        他伸出指尖,把汁液吸收进了体内,先是感到一股凉意顺着指尖流入了身体,随即,丹海内忽地开始出现了一团热流,开始向着四肢百骸流动。

        这次的深蓝灵液,显然跟之前的灵液也不相同了。

        他感觉体内耗尽的力量,正在快速恢复着。

        那股热流顺着经脉流淌,开始快速滋润着他酸痛的骨头,筋膜,肌肉等等。

        他收起了日月宝镜,在树上吃了两大块牛肉,又喝了一些清水,然后从大树上向着那片山坳跳去。

        一边前进,一边搜寻着下面的树林。

        似乎已经没有妖兽来这片树林了。

        “轰!轰!轰!”

        不多时,山坳中的树林里,突然响起了一阵阵的练拳声。

        拳头划破空气,响起了尖锐的音爆声。

        洛青舟隐隐感到体内内力如潮水一般汹涌滂湃,躁动不安。

        应该是快突破了!

        全身的筋膜,不再酸疼,而是跳动不止,爆发出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轰!”

        打出的拳头骤然变大,猛然击在了前面的一棵大树上。

        树干顿时“咔”地一声爆裂而开!

        整棵大树身子一歪,倒了下来。

        洛青舟继续练拳。

        与此同时。

        在距离这处山坳只有一里远的树林中,身穿白色劲装扎着高马尾的南宫美骄,正脚下无声,快速向着这边掠来。

        很快,她来到了山坳处,清晰地听到了山坳里传来的练拳声。

        “贱人!今日本小姐要报仇雪耻,让你血债血偿!”

        她站在山坳上,看着下面来回挪移凶猛地打着拳头的身影,恨恨地咬了咬牙,正要下去,突然心头一动,目光警惕地看着地面。

        上次地面有陷阱,被他暗算了,今天可要小心了!

        她思考了一下,抬头看向了旁边的大树,顿时目光一亮,对了,从树上过去,然后居高临下,直接来个天女散花,让他无从躲避,然后,哼哼……

        想到此,她顿时激动起来,立刻灵敏地爬上前面的一棵大树,随即开始轻盈跳跃,在大树上一棵一棵地向前移动。

        “轰!轰!轰!”

        洛青舟浑身汗水,出拳越来越凶猛,打出的音爆声越来越刺耳!

        “五十米!”

        “三十米!”

        “十米!”

        “七米!”

        南宫美骄看着下面越来越接近的身影,嘴角翘起的越来越高,脸上露出了即将雪耻的狞笑!

        “五米!”

        嘿嘿……

        她目光紧紧盯着下面的身影,放慢了速度,正要继续向前跳跃时,突然感觉头顶上好像接触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同时,鼻子里突然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道。

        她愣了一下,抬头看去。

        这一看,顿时吓的肝胆俱裂,魂飞天外!

        一条全身深绿的巨大蟒蛇正盘绕在她的头顶上,脑袋爆裂,瞪着一颗绿幽幽的极为可怖的眼珠阴森地看着她!

        “啊——”

        她顿时尖叫一声,双腿一软,直接从大树上掉落了下去,同时,一股液体从裤子里流了下来……

        她从小怕蛇……

        这么大的一条,又距离这么近,又碰着她的脑袋了,又那么狰狞可怖……

        她眼前一黑,还未落地,便吓的晕死了过去。

        “砰!”

        她直接摔落在了草地上,一动不动了。

        洛青舟收了拳头,站在远处警惕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跳上了大树,从大树上跳到了她的头顶上,随即对着她扔下了树叶和树枝。

        直到她的脸和胸口全部被树枝树叶堆满时,他方放下心来,先上去把那条蟒蛇收进了储物袋,然后跳下树,走近了她。

        正要伸手取下她腰间的那条皮鞭时,忽地看到她眼皮动了一下。

        “嗖——”

        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突然从原地跳了起来,双脚在旁边的大树上一点,直接掠了出去。

        “啪!”

        一声脆响!

        本来躺在地上的南宫美骄突然从原地跳了起来,缠绕在腰间的皮鞭竟瞬间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几乎在洛青舟跳走的一瞬间,那皮鞭重重地抽打在了他刚刚站立的地方!

        “无耻贱人!本小姐要你死——”

        南宫美骄又羞又怒,又惊又恨,立刻挥舞着皮鞭,拼尽一切力量,咬牙切齿地追了上去!

        那本来娇美的容颜,此刻已经变得扭曲起来。

        “啪!啪!啪!”

        皮鞭突然变长,开始在树林里连续不断地暴怒响起!

        她的速度很快,怒气很足,鞭鞭暴击!

        四周树枝惨遭蹂躏!

        树枝枝叶乱飞,有些稍细的大树,竟直接被一鞭子给抽成了两半!

        洛青舟感受到身后越来越近的危险,不敢在向前直行,立刻转弯奔跑跳跃起来。

        这一追一逃,又是半个时辰!

        南宫美骄终于耗尽了力气,停了下来,满身汗水,娇喘吁吁地道:“有……有种你别跑了!你……你不是觊觎我的美色吗?只要你堂堂正正……打赢我,我……我就……”

        洛青舟在前面的大树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她道:“你就怎样?”

        南宫美骄见这招果然有效,立刻道:“我就……我就任你为所欲为!”

        洛青舟一脸疑惑道:“什么意思?不太懂。”

        南宫美骄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娇美的脸颊上满是红晕,高耸的胸部剧烈起伏,一双大长腿亭亭玉立地站着,咬着牙道:“还要装?你每天跟踪本小姐,不就是觊觎本小姐的美色吗?只要你堂堂正正打赢了本小姐,本小姐立刻就躺在地上不动,任你为所欲为,绝不反抗!”

        洛青舟道:“可你是炼骨境,我是炼筋境,而且你手里还有法器,我两手空空,我怎么可能打的赢你?”

        南宫美骄立刻跳下了大树,站在地面,手一扬,把手里的鞭子扔到了旁边,冷笑道:“来吧!本小姐不用鞭子!让你先出招!男子汉大丈夫,岂能怕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子?就这样,还敢觊觎本小姐的身子?”

        洛青舟也从大树上跳了下去,皱着眉头,很认真地想了想,目光又盯着她那婀娜性感的身子看了一会儿,方道:“羞耻姑娘说话算数?”

        南宫美骄立刻举手起誓:“如若反悔,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还有,本小姐今天叫雪尺!”

        洛青舟看了一眼她白色裤子上的湿迹,点了点头道:“哦,雪尺姑娘。”

        南宫美骄顿时握紧了拳头,咬牙道:“敢不敢?”

        洛青舟思考了一下,又道:“先让我出招?”

        “是!你先出招!本小姐只躲避,不还手!”

        “没骗人?”

        “如若说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好!”

        洛青舟答应一声,走了过去,道:“那我就来试试羞耻姑娘的粉拳到底硬不硬!刚好,我修炼了这么久,还从未找人对练过!”

        南宫美骄挺起高耸的胸部,直挺挺地站立着,道:“来吧!尽管出招,本小姐绝不还手!”

        “好,那我就用刚刚的拳法了,姑娘小心了!”

        洛青舟走到了近处。

        南宫美骄嘴角微微动了下,道:“好!”

        “噗——”

        “哗——”

        两人的距离刚拉进到三米,南宫美骄突然扬起拳头,“噗”地撒出了一大蓬的石灰粉,随即身子猛然一个旋转,扬起了大长腿,嘴里哈哈道:“本小姐还腿!啊……”

        在她那蓬石灰粉刚撒出去,在她刚旋转跳起扬腿踢出的一瞬间,一大桶水突然倾泼而来,瞬间把她撒出的石灰粉打湿,全部又泼洒在了她自己的身上,脸上,脑袋上!

        “噗!噗!噗!”

        她一脚踢了个空,同时视线受阻!

        正在此时,一连串的石灰粉向着她扔了过来,瞬间与她身上的水渍混合在一起,全部黏在了她的身上!

        转眼间,她的衣服上,头上,俏脸上,脖子上,都沾满了白色的石灰汁……

        同时,那些石灰汁开始沸腾灼烧起来。

        “轰!”

        灰白色的视野里,一只拳头猛然放大,重重地捶打在了她的肚子上!

        她那高挑苗条的身子顿时如一片落叶一般,被风吹了出去,摔落在了十余米开外的地方。

        “呕——”

        剧痛袭来。

        她张大嘴巴,想要呕吐,同时身上好滚烫。

        但她没有任何犹豫,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准备掠过去拿起自己的鞭子!

        只要鞭子在手里,她一定可以……

        “噗!噗!噗!”

        突然,又一连串的石灰粉撒了过来。

        她再次失去了视野。

        “轰!轰!轰!”

        一连三拳,重重地砸落在了她的肚子上。

        随即,又一拳重重地砸在了她的下巴……

        她顿时倒在地上,一时之间眼前发黑,身子发软,再也站不起来。

        “你输了。现在躺在地上不动,是要兑现你刚刚的承诺吗?”

        那个可恶阴险卑鄙狡诈心狠手辣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她恨不得一口咬死他,但是,她已经痛的动不了了。

        “不……不要……”

        她绝望了,眼中流出了眼泪,气若游丝地哀求。

        可是,这卑鄙狡诈的混蛋已经觊觎她这性感的身子很久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她呢。

        “嗤啦!”

        一只手突然撕碎了她的衣服……

        她身子顿时一颤,哭了起来。

        一只手拿着衣服,在她脸上,脖子上擦拭着那些石灰,又倒了一些水在她的身上,又擦拭了几下,方把衣服扔在了她的胸口。

        然后,两只手捏着她的脸蛋儿,使劲儿拉扯了一下,又揪了一下她挺翘的小鼻子,又扯了几下她的耳朵……

        “好了,羞耻姑娘,我为所欲为完了。”

        那道可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后,没了动静。

        南宫美骄又颤抖着等待了一会儿,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角和脸上还带着两行泪痕,抬起头,茫然地看向了身前和四周。

        那道恶魔一般的身影,不知何时,早已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