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TXT下载 - 其他小说 - 从妖尾开始的精灵使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新王与老王的会面

第四十六章 新王与老王的会面

        “因为时间紧迫,也只能做这些解释,还请艾斯特大人出手,毕竟能对付弑神者的也只有身为弑神者大人得您。”

        甘粕对着艾斯特鞠躬。

        “好,出发吧!”

        艾斯特直接上车,没有丝毫废话。

        甘粕做到驾驶室,“原本我才萨尔巴雷特那家伙口中知道沃邦侯爵来了日本,    这几天一直风平浪静,我以为那个老家伙只是来旅游的。

        看样子我还是小看了对方,居然有这么大得野心。”

        艾斯特眼中泛着寒光,“抓别的巫女也就算了,来我的属下也敢抓,看样子,    这老家伙有些倚老卖老了。”

        甘粕没有回话,装作没有听到。

        王说王,    因为他有资格,    但自己可没有资格在一位王面前说另外一位王的不对。

        很快他们来到了青叶台。

        “沃邦那家伙就在这里!”艾斯特虽然是在问,但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同类的气息,另外还有万里谷。

        “这个傻丫头。”空间的印记依旧在她身上,对方哪怕落到了沃邦侯爵手中也没有使用得意思。

        艾斯特又不是护堂那个笨蛋,自然知道少女的想法,大概是不相信自己可以打败沃邦侯爵,便没有召唤自己。

        “算了,这样的傻女孩,还是我自己进去带出来吧。”

        艾斯特叹息一声,便朝着前方走去。

        但还未靠近,便出现了袭击者。

        这是一个从黑暗中冲出来,身上得衣服破破烂烂的人,虽然还未靠近,艾斯特便感觉到了对方身上那浓郁的死亡气息。

        〖死亡仆从〗

        艾斯特第一时间便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神色淡然,随手一挥,带起的狂风,直接将这个袭击者吹飞出去。

        “艾斯特大人小心。”

        身后的甘粕发出惊呼声。

        那是一个从后面偷袭过来的死者。

        艾斯特没有回头,    任由对方靠近,但下一刻,对方的身体便直接粉碎,化作尘埃。

        甘粕愣了一下,便发觉之前那个被吹飞出去的死者也化作了粉末。

        甘粕得记忆快速运转,风是来自于〖暴风雨〗,那么那个粉碎一切的能力,大海就是艾斯特大人的〖粉碎〗了。

        真是可怕的能力。

        艾斯特大部分的能力其实已经暴露了,当然,艾斯特也没有保密的心思。

        十个权能,只有〖乖离星〗和〖天地枷锁〗一直被隐藏,唯一一次出现在世人眼前,还是雅典娜那一次,不过看到的只有护堂,后者自然不会说出去。

        至于其他八个能力,艾斯特用的次数多了,见得人也就多了,自然算不得秘密了。

        瞬间解决了两个死者仆从,    艾斯特便迈开步子,朝着里面走去。

        但只是走了几步,    艾斯特便停下脚步

        银褐色的马尾式发型,    以及西洋人偶般的冰山美貌,而且还有美丽的妖精般细长的身形,拥有脱离现实气质的少女挡在了他的面前。

        “演奏着奇妙曲调的无冕之王,请听骑士琍琍亚娜·葛兰尼查尔的誓言。”

        少女以悠然的脚步接近

        “吾乃狂暴石碑的继承人、十字骑士的后裔、吾心于天空奔驰!

        拥有羽翼的骑士之王啊,幻想的精髓于吾之手显现!”

        俐俐亚娜手中出现一把银色配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艾斯特感觉这把剑似乎与艾莉卡的剑有些类似。

        刀身长而且优美,描画着缓缓弯曲的线条。

        “来吧,吾武艺之基石,白银巨匠!”

        她身上披着蓝色与黑色竖条纹的披肩,穿着与艾莉卡所穿的红与黑上衣非常相似的蓝与黑的战斗装束。

        握着剑的少女,平淡的少年就这样对手。

        “你叫俐俐亚娜·葛兰尼查尔,我记得你的名字,是从艾莉卡口中得知的。

        你是〖青铜黑十字〗的大骑士,与艾莉卡同为天才少女。

        你手中得武器,名为白银巨匠,是和艾莉卡手中的〖狮王之心〗是一对。

        你是跟随沃邦侯爵到来,绑架了我的巫女,那么,手持武器的少女,你是想要和我为敌吗?”

        艾斯特淡淡的开口,在他的身后,一个可怕的力量身影出现,低吼,咆哮,神圣的火焰缭绕。

        艾斯特生气了,〖狮子〗感觉到艾斯特的怒气,显化与现实,准备帮助主人释放怒火与人间。

        神的威严不可辱,同样王的怒火也需要人来承受。

        但下一刻,少女便单膝跪下,“新的王啊,俐俐亚娜在此献上我的忠诚,身为骑士的我,并没有做出任何违背骑士之道的行为,在此等候,并非为了将剑对准王,而是为了向王带路。”

        艾斯特有些惊愕,他都准备向这个助纣为虐的少女做一些简单得很惩罚,谁知道自己还没有出手,对方便投降了。

        甘粕走上前,说了几句话。

        艾斯特恍然。

        俐俐亚娜·葛兰尼查尔,是一个特殊的少女,她的家族,或者说她的爷爷是沃邦侯爵的侍奉者,便将孙女送到了沃邦侯爵的麾下。

        但俐俐亚娜是一位拥有完美骑士主义精神的少女,奉行的是骑士之道,与艾莉卡相比,眼前的少女少女才是正义的骑士。

        沃邦侯爵的性格,少女的过于正义,便造成了,少女在沃邦侯爵身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带路!”明白了其中的原委,艾斯特直接开口,“带我去看看这位侯爵。”

        俐俐亚娜应了一声,便带着艾斯特走进图书馆,踏上了二楼阅览室。

        于是新王与古老的魔王,便在这图书馆中见面。

        高瘦的老人与穿着白衣与裤裙的佑理就在这里。

        艾斯特看了一眼佑理,见到后者没有受到伤害,便将目光放到了沃邦侯爵身上。

        与想象中的狰狞不同,沃邦侯爵显得十分具备智慧。

        不过,艾斯特知道这只是表象,在艾斯特的话视野中,他看到得是一只一些疯狂的狰狞野兽,残暴,嗜血,带着浓郁的恶意。

        “年轻的时候同类,你对我的仆从可是做了很过分得事情。”沃邦侯爵看向艾斯特。

        “那可真是抱歉了,毕竟你也知道我是一位新王,还很年轻,一些力量掌握的不好,下手容易过重。”

        艾斯特话这么说,但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歉意。

        “这样啊,算了,就当是我私自踏入你的领地的陪礼品吧,毕竟这样程度的仆人我可是有着不少。”沃邦侯爵开口,随后问道,“那么,年轻的时候同类,你来到此地的目的是什么。”

        “哦,我来待会我家的小傻丫头。”艾斯特缓缓开口。

        “万里谷佑理吗?”沃邦看着艾斯特,“真是抱歉,无论如何,这个孩子我是无法交给你的。”

        “哦,万里谷是我我认可得部下,你来日本不提前打一声招呼也就算了,毕竟这里是我的朋友草薙护堂!另外一位王的领土。

        虽然我收到拜托,但你不在日本闹事,我也看的过问。

        不过,绑架我唯一的部下,老先生你就有些过分了吧!

        虽然我很明白你想要召唤神灵的渴望,但也请不要随意将我得部下牵扯进去。”

        艾斯特毫不客气的说道。

        “哦,真是抱歉,是我失礼了,不过少女交换给你是不可能的。

        也不对,如果你可以找到少女的替代品,交换给你也不是不行。”

        “哦,你是向我索要代价,倒是有趣,抓了我的人,还要向我所要代价。

        怕是老先生还没有睡醒吧!”

        艾斯特轻轻一笑。

        “看样子你是不想遵从我的建议了,不过也无所谓,那么人我就带走了。”

        沃邦站起身,便要带着佑理离开。

        “似乎你有些不太将我放在眼里啊!沃邦!”艾斯特笑了,只是声音多少带着气愤,“而且,在我面前,将我的人带走,你觉得有可能吗?”

        艾斯特的话刚落下,那边佑理便被一道银白色的光芒笼罩,在沃邦反应过来之前,消失不见。

        再度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了艾斯特的身边。

        沃邦静静得望着艾斯特,只是目光变得有些凶狠。

        “小辈,你这是在自讨苦吃。”沃邦声音阴冷。

        “老家伙,不要小看任何人。”艾斯特轻笑一声,“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你这个老家伙的时代了。

        萨尔巴雷特·多尼那家伙都能从你手中抢走猎物。”

        艾斯特提及的这个名字,让沃邦眼中带上了愤怒。

        “所以啊老家伙不要将自己看的太重要。”艾斯特已经不再留丝毫余地。

        “这么说来,必须打倒你才能将这丫头带走。”

        沃邦反而笑了起来,“这样正好,就当正餐之前得开胃菜吧!

        作为同类,你倒也是有资格成为我的猎物。”

        “猎物,看样子你多少有些高看你自己,连雅典娜都无法将我当成猎物,你记得你可以吗?”

        “雅典娜,哦哦,居然和那么难缠的敌人战斗过,那么我倒是可以认真一些,或者说能够让我更加得愉悦。”

        沃邦的眼睛绽放出绿色的光,如同星光一般闪耀着。

        “那么就如你所愿,你和这个女孩,都已经成为我的猎物。”

        可怕的气息,如同野兽一般的气息,让佑理和甘粕感到了压迫。

        艾斯特挡在两人身上,与沃邦不听,艾斯特身上得气息十分平和,但就是这股平和的气息却是轻松的挡下沃邦的气息。

        “甘粕麻烦你带着佑理先离开吧!”艾斯特对着身后得两人说道。

        “艾斯特大人,请小心。”佑理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只会拖后腿,跟着甘粕快速离开。

        沃邦没有阻拦,无论逃到什么地方,他都可以找到。

        前提是,打倒艾斯特,没有人阻拦。

        “不过,狩猎嘛,就要狩猎的意味。

        三十分钟,我给你三十分钟,你可以逃跑也好,找地方也好,我都会等待。

        三十分钟后,便是我狩猎的时刻。”

        沃邦开口。

        艾斯特点点头,直接转身离开,正好,原本他还在想如何将沃邦引走,现在不需要了,找个适合的战场就行。

        ……

        车子在快速的前进,开车得到依旧是甘粕,坐在副驾驶的是俐俐亚娜。

        艾斯特与佑理坐在后排。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到了晚上,而且也开始下起了小雨。

        “三十分钟,时间可不长啊!”甘粕开口,在上车后,艾斯特便已经将他和沃邦侯爵的约定说了出来此时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话地方

        “总之,感觉事态变得有些严重了。”

        “你们知道沃邦的权能有多少吗?”艾斯特似乎没有听到甘粕的抱怨声,询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大概是七个?还是八个?”

        甘粕有些犹豫,毕竟他没有了解活沃邦,“俐俐亚娜小姐知道吗?”

        “沃邦活跃的时间距离我们很久,目前只有少数几个被人所知晓。

        毕竟他弑杀的神灵有很多若是没有隐瞒的,大概就这些,但谁知道他有没有隐瞒呢!”俐俐亚娜耸耸肩。

        沃邦侯爵的年龄比他们这些人加起来都要大,一些权能被隐藏起来,也是正常的。

        正如中国的一句话,〖老而不死是为贼〗,沃邦活了这么久,藏几手似乎也很正常。

        “对了,我记得一千艾莉卡曾经提到过,出了〖赤铜黑十字〗和〖青铜黑十字〗,还有一个魔术协会是吧。”

        艾斯特开口。

        “您是说格林威治贤人议会,”俐俐亚娜回答,“不过,那一伙人是从十九世纪后半段开始活动,因此针对沃邦这样之前得魔王,信息很少。

        反倒是针对黑王子亚雷克和剑之王萨尔巴雷特·多尼,情报倒是很详细。”

        “沃邦权能十分杂乱,其中有些是与狼和大地之神有关得。”俐俐亚娜开口,

        “总之,他的能力十分杂乱,也不成体系。”

        “这么说来的话,倒是我和护堂差不多。

        护堂的乌鲁斯拉格纳的十权能也是如此。

        我的十权能也是。”

        俐俐亚娜看着艾斯特,有些震惊,十权能。

        很多人都在猜测艾斯特与护堂的权能有多少,此时算是知道了,两个人都是十权能。

        仅此都注意让人感到意外。

        很简单,一般而言,每弑杀一位神灵,智慧随机获得对方一部分权能。

        像是一次性获得一位神的十个权能,几乎或者说根本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