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TXT下载 - 都市小说 - 苏烟江野在线阅读 - 第249章 “两章合并”

第249章 “两章合并”

        江野率先进办公室,解了勒得有些紧的领口,领带被拉扯得松散,他坐在旋转椅上,人微微前倾,手肘抵在桌面。

        眸眼抬起,目光平静的盯着苏烟的一举一动。

        苏烟带上办公室的门,高跟鞋在寂静的空间中清晰作响,她在办公桌前站定,微低垂着头,面无表情的,一句话也不说。

        江野动了下指尖,“坐吧。”

        于是,苏烟坐在他对面,仍旧低垂眸眼,没和他对上视线。

        那神情,有点清高有点倔犟。

        片刻,江野低声道:“我们谈谈。”

        苏烟眨了下眼,声音淡淡的:“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说罢,她抬起头,清冷的小脸仰起,视线格外凉的扫过他。

        江野勾了勾唇,“怎么没有,事儿多着呢,比如,我们先来说说,你为什么删了我的微信。”

        “我删你的原因你会不清楚吗?江野,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

        “哦,我有吗?”

        瞧瞧,明明是他的有错在先,还依旧这般理直气壮。

        苏烟懒得与他多说,从很早以前就知道,他这人的无赖。

        江野挑了下眉,语气坦然:“给你个机会,加回来。”

        苏烟拒绝:“不加。”

        “你加不加?”

        苏烟盯着他,一字一顿:“我、不、加。”

        “行吧。”江野蓦然笑了,唇角勾着弧度,一如既往的邪肆轻佻,“你的东西还在我这里,要不要猜猜是什么?”

        苏烟心里一紧,仍面不改色,“不猜。”

        她并不确定江野看没看,有些心虚和难堪。

        江野漫不经心的,视线从她的脸移到她的脖颈处,那里有一条十分惹眼的项链,他微微眯眼打量,不疾不徐的出声:“那你就是不要?没关系,我交给程星河也行。”

        苏烟咬唇:“你看了?”

        江野偏头,收回视线,“看什么?”

        苏烟分辨他的脸色和他话语的真实性,几秒后移开眼,“没什么。”

        “如果你带了,麻烦你物归原主,那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

        江野懒懒笑了下:“有多重要?程星河和它比,谁更重要?”

        苏烟拿眼看他,一副你这个问题很白痴的神情,“想立马放火烧了,毁尸灭迹般的重要。”

        书都写出来了,还留着以前的东西干什么?苏烟不是念旧的人,如果不是许燃提起,她都快忘了日记本的存在。

        也可以说是,回忆并不是特别美好,所以她不愿再回头试想。

        江野:“……”

        呵,女人。

        在日记本里写得那么矫情,说什么喜欢他,好喜欢,喜欢得要命,结果呢。

        不过就是不小心亲了一下,想打他不说,转头还把他微信删了,一副拒绝沟通,生怕他缠上来的态度。

        舌尖抵了抵脸颊,江野说:“昨晚的事,很抱歉。”

        他看着她的嘴巴,那处磕破皮的地方有些明显。

        苏烟沉默,没应。

        气氛有些尴尬,江野咳嗽了两声继续说:“你的东西在我车里,下班之后来拿。”

        “江野。”苏烟突然轻声叫他的名字,抬眸看他,眸光温柔:“我会递交辞呈,你让人事部批了吧。”

        江野一僵,片刻后挑眉,轻浮的姿态:“你从我这儿辞了,我怎么跟我妈交代,指不定说我欺负你来着,不批。”

        苏烟柔柔的笑了下。

        江野下颚愈渐收敛紧绷。

        他深刻觉得,像苏烟这种温婉的女人,一旦有意笑起来,就是笑里藏刀,带刺的蔷薇也不过如此。

        苏烟站起来,往外走。

        江野的眸眼沉下来,在她推开门的前一秒叫住她。

        “苏烟。”

        男人嗓音低沉磁性。

        带了点危险的意味。

        “我上次说的话你可以考虑一下。”

        他说了那么多话,苏烟怎么记得是哪次,是哪句话。

        苏烟没回头,冷静的问:“什么话?”

        听见他说:“和程星河分手,跟我在一起。”

        “呵…”苏烟蓦然低笑起来,转过身,看着江野很是陌生,“江野,你脑子有病?”

        “不是吧,就因为昨天的意外,你就爱上我了?你的感情来的莫名其妙,也这么廉价吗?”

        江野笑笑不置可否,没生气,反而说:“程星河不适合你——”

        他停顿,脸上带了点顽劣恶意:“我是说,他的家庭不会同意,你可能还不知道,他有个未婚妻,在国外。”

        苏烟咬紧了牙,捏着拳:“那跟你也没关系。”

        “我为你着想。”江野不咸不淡的。

        眉宇间皆是散漫的轻佻。

        “你放屁。”

        “?”

        江野怔了一下。

        苏烟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他神色莫名的笑了下,接着,沉下脸,眸眼阴郁。

        ***

        下了班,因为还要去江野车里拿日记本,所以苏烟磨蹭到最后一个走。

        她微信删了江野,江野便发短信让她等着。

        下班后的十分钟,江野才从办公室里出来。

        彼时苏烟正低头和程星河发消息,脸上有浅淡的笑意,没注意到江野的动静。

        “看什么——”直到低沉的嗓音响起,苏烟立马惊吓,惊呼一声,手机被摔到地上。

        江野弯腰替她捡起来,目光掠过她的手机屏幕,还没看清两句,就被苏烟抢过去。

        怒目圆睁的瞪他:“别看我隐私!”

        江野轻嗤:“谁稀罕。”

        苏烟猛地站起来,把座椅往办公桌前塞,动静有点大。

        一句话也没说,拎着包快步往外走。

        “……”

        江野碰了一鼻子灰,讪讪的摸了摸鼻梁,不紧不慢的跟上去。

        脾气真大。

        也不知道程星河怎么受得了的。

        江野人高腿长,几步就追上,两人一同走进电梯,江野两手抄进大衣兜里,淡淡问了一句:“你嘴巴还疼吗?”

        苏烟没搭理她,目光落在电梯的下降数字上。

        “不说话?信不信我再给你补两口。”

        终于苏烟眨了眨眼,语气冷漠:“你要当狗,谁管得着你。”

        她连个眼神都没给他,电梯门打开,苏烟径直走出去。

        江野在后面没动,盯着她的身影,眼眸中戾气很重。

        他现在要重新定义。

        对苏烟的评价。

        他妈说得对,脸皮厚才追得到人,什么撬不撬墙角的都不重要。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否则哪来殉情这一说法。

        再说了,程星河算什么好人,家里都有内定未婚妻,还要祸害苏烟?

        江野决定救苏烟于水深火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