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TXT下载 - 修真小说 -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在线阅读 - 第六九六章 主婚官江平

第六九六章 主婚官江平

        十一月初六。

        江平终究是没能去成千鹤原,未来的殒神原。

        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赤焰神君也成了历史中第一个被神话之下诛杀的神话武者,成就秦皇不世之名。

        有点可惜。

        但是江平倒没强求。

        毕竟那里风高人狠,出现点意外,他可不想见到。

        而且此刻上官天君成为秦国大司农的消息早已通告天下,连累魏赵二国的上官家的生意都受到极大影响。

        毕竟上官天君能成为秦国九卿,难保整个上官家没有暗中投靠秦国。

        如果一旦发生此事,对于魏赵二国那就是毁灭性打击。

        上官家发展这么多年,早已渗透到两国的各行各业之中,他们想反,虽然不一定能造成多大的人员伤害。

        但是经济崩溃了,人也就差不多没了。

        针对这个问题,两国都不可能让上官家再拥有之前的超然地位。

        所以这些日子,上官家都当了缩头乌龟。

        他们是能退则退,吐出了不知道多少利益来,让朝廷上下都吃了个盆满钵满。

        就是江平,他虽然没出手针对上官家的生意,但通天钱庄,金钱帮的主事人都是好几次向他求助。

        不过他自然不会傻到为他们挡刀。

        上官家的衰落是大势所趋,以前他们安分守己,每年按时给朝廷交税,朝廷和民间欠他们人情的都大有人在,自然是能和各方势力相安无事。

        但如今上官家的态度显露,即便他们宣称上官天君早已叛出上官家,可实打实的利益摆在面前,没人会放弃。

        上官家这些年打下来的生意,扩展的商业版图,不知道背地里被多少人觊觎。

        这会儿有了机会,每个人都会化身恶狼。

        便是主动背叛上官家的掌柜管事也不在少数。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上官天君叛出上官家的事情带来的影响注定是深远的。

        而江平看在上官天宝的面子上,则是庇护上京城中上官家的人员不受伤害。

        但关于生意上面的事情,他是无能为力。

        受此消息影响,通天钱庄也遭到众人疯狂抢兑。

        曾经的天下第一钱庄,如今也一家家倒闭,这情形越发让人们疯狂,谁都怕自己存在里面的银子最后打了水漂。

        不过短短数月,通天钱庄再不复当年的豪气,肉眼可见的落寞下来。

        而这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一个消息。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上官家一直恪守的中立原则是多么重要。

        江平算是看着通天钱庄从鼎盛走向落幕,倒是十分唏嘘。

        反正他的银子早在从金银岛回来以后就全都提了出来,所以他十分淡定。

        不过这并不是他没有去成千鹤原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等待许久,第四资料片的主线终于开启了。

        就在前不久,关于平阳公主的亲事愈演愈隆,赵皇决定要向全天下招亲。

        这下子,魏国皇子想要求亲的难度再上了不知道多少层楼。

        而江平也因为太过耀眼,被赵皇选做了负责平阳公主一应招亲事宜的最终裁判官。

        也就是说,最后谁能娶公主,都得过了他这一关。

        虽然江平知道这是因为他的三月休假期满,赵皇怕他重新入主武道司,破坏他的禁武大计,所以才费尽心思给他找的幺蛾子。

        但江平还是很愉快地答应了。

        他现在正处于佛系状态,也没心思去武道司和玲珑还有那个无量真人争权夺利,能给自己找点事做,他自然不会拒绝。

        何况他可是最终裁判。

        上辈子他只能远远当个看客,这会儿却能亲自参与进来,还成了主宰所有求亲人员命运的那个人。

        这种感觉,颇为奇妙,有趣。

        ……

        这日。

        江平带着裁缝入了平阳宫。

        平阳宫,自是平阳公主的寝宫。

        按理说江平一个大男人入内是十分不合适的,特别是在平阳公主即将嫁人的时期。

        但不仅是平阳公主没有异议,便是赵皇听到负责照顾平阳公主起居的内政女官的禀告,也并未做出什么反应。

        他是巴不得江平和自家女儿发生点什么。

        可惜江平就是不上钩。

        至于什么吃干抹净,提起裤子不认人,赵皇是一点都不慌。

        他堂堂一国之君,还能让自己女儿受委屈了。

        江平头天在平阳宫睡下,第二天他就敢请国师大人出马,来一出强行成亲的戏码。

        “公主,这是整个上京城中最好的女装裁缝,比宫中的那些老嬷嬷还要厉害。

        请他做衣服的贵妇人都已经排到三年后了,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请过来的,就是专门给你订做未来大婚的礼服。”

        江平笑呵呵地同赵宁打招呼。

        赵宁与之前相比,眉宇间多了几分女儿家的心事,眼中再无之前那种的天真烂漫。

        任谁知道自己被亲爹当成货物一般货许三家,最后还得向天下招亲,卖出一个好价钱来,她的心情大概都不会好的。

        这一刻的赵宁终于有了一丝悔意。

        她成年礼的那一晚,那是她最后的机会。

        可她以为她是不一样的。

        但错过的便不会重来,此刻的她只能如同提线木偶,听命向前,她的公主身份反倒成了她最大的束缚。

        赵宁看向低头,恭谨不敢多言的男裁缝,问道:

        “最好的女装裁缝怎么是个男的?”

        男裁缝抬起头,露出一张气质阴柔的脸庞,颇为自信地笑道:

        “回公主殿下的话,因为小人比女人更懂女人。”

        赵宁却是不置可否。

        “既是江大人亲自挑选的人,本宫自是信得过,不过现在本宫有几句话同江大人说,你们且先退下。”

        她朝着周围宫女和内侍太监说道。

        早已得到授意的宫女们自不会阻拦,不多会儿整个房间就剩下了赵宁和江平二人。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似有一丝丝暧昧的气氛逐渐升温。

        但此刻二人谁也不曾想过那份暧昧。

        赵宁看着饶有兴致,左右打量的江平,突然问道:

        “江大人,宁儿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江平反问道:“公主觉得自己能逃脱你的宿命吗?”

        “你是公主,是皇帝的女儿,享受着世间的荣耀,那么你的宿命生来早已注定。

        把自己打扮成最漂亮的样子,嫁给陛下认为最对的那个人。

        皇家啊,从来都是无情。

        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你们的婚姻早已不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不过你的运气不差。”

        江平摸了摸下巴,笑道:

        “你爹为了拖住我,已经把你的婚事全权交给我负责。

        因此你能够尽量选择一个你喜欢又足够优秀的人吧,到时候我给你的玲珑师父一个面子,给他放放水。”

        关于赵宁亲事的问题,拖住他的手脚只是一个方面,赵皇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让秦魏二国入局。

        因为听闻魏国皇子不远万里到赵国求亲,秦皇那边也派出了求亲队伍。

        据说带队的是白家少主,那位小杀神白浪,此刻已经在路上了。

        白浪代秦皇而来,求娶平阳公主为秦皇之妃。

        反正秦皇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魏国想干的事情,那就让他干不成。

        此刻的赵皇还不知道秦国的厉害,还想着用赵宁来引起秦魏两国积累已久的夙怨,甚至还把之前齐国之败抛到脑后。

        但他哪里知道,这何尝不是秦皇对他特意制造的假象。

        毕竟谁能想到一个想要娶他女儿的家伙这会儿正打算派人刺杀他的大将,还做好了双线作战的准备。

        江平如果没记错的话,赵国的那位镇北侯应该就是不久后回京奔丧,被人刺杀在回京路上。

        而这个刺客十有八九就是秦国的人。

        因为镇北侯被刺杀以后,镇北军群龙无首,加上军中悍将太多,镇北侯在的时候,可以轻易压服。

        但等到赵皇收到消息,再选派出合适的人选去接管大营的时候,已经迟了。

        也就是这时候,秦国奇兵迭出,灭了魏国百万大军,而后长驱直入,在魏国境内所向披靡。

        最后要不是魏武卒出现,差点就打到魏国都城,以闪电战的速度一战灭国。

        而秦国之所以能够这么顺利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赵国的干扰。

        而赵国之所以干扰不了他们,就是因为镇北侯身死,边境的赵国大军没有能够服众的统帅,他们只能各自为政,以自保为主,没有进攻的能力,以致于只能眼睁睁看着秦国在魏国肆虐。

        说话的工夫,江平突然就将未来发生的那些事都串了起来。

        不过他知道也没啥用。

        反正预警他已经给了镇北侯,还有赵皇那边,也通过海公公提过一嘴,让他给镇北侯多派点护卫,以防斩首战术。

        至于更多的,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毕竟双方没啥交情,本来还想结交一下镇北侯的世子赵括来着,结果人家不领情。

        所以他也算仁至义尽了。

        要是再多做点,指不定赵皇还会以为他想要结交军方将领,图谋不轨呢。

        江平在一旁浮想联翩,思维拐弯十万八千里。

        而赵宁盯着明显走神的江平,有些幽怨道:

        “早知道当初就我还不如嫁给你呢。”

        江平浑身一个激灵,立马反应过来:

        “公主殿下,咱们可什么都没有,要是被人误会我送女的话,问题就大发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赵宁就更加气了。

        “难道我就这么入不得你的眼,白送给你都不要?”

        “之前桂公公早就跟我说了,问我有没有属意你,还说要是我愿意的话,父皇一定会同意的。”

        江平却是颇为精明道:

        “世人常说,免费的才是最贵的,你看看我一个命不久矣的病秧子,突然把公主送给我。

        这份礼太大了,我受不住。

        所以你爹肯定没安好心,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上当?

        所以公主不要妄自菲薄,你其实很漂亮的,要是我没有一二三个媳妇的话,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一次追求我的机会。

        但可惜公主你来迟了啊。”

        “命不久矣?病秧子?”

        赵宁看着气血雄厚,风华正茂的江平,满脸的你在逗我的表情。

        要说之前那个病怏怏的江平她信,可现在活蹦乱跳,连掩饰自己的意思都没有的江平。

        她如果信的话,就有点在难为自己的智商。

        至于什么一个追求他的机会,她就当自己听错了。

        她赵宁就是再落魄,再被她父皇许给一个不喜欢的人,从这里滚出去,滚到大街去,她也不会去追求一个男人。

        她可是公主!

        “这都是伪装,公主你不知道我其实透支了未来的生命在强行维持这副模样,男人嘛,有能力帅的话,一定要帅。”

        江平煞有其事地解释道。

        赵宁无力道:“难道你就没有对我有一丝心动?要不然的话,你怎么会接下我的亲事,不就是为了多看看我吗?”

        江平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看着赵宁道:

        “公主,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想象力?

        还我是为了多看看你?

        这玩意不看三百本才子佳人的凄美话本,都想不出来这等剧情。”

        江平一摊手道:

        “我实话给你说吧,我之所以接下这份差事。

        理由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就是我无聊,想找点事干,也是为了打消你爹,那位皇帝陛下的戒心,省得他觉得我每天躲在宅子里想什么颠覆他大赵皇朝的绝世阴谋。”

        “最后,今天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过来了,你的婚前准备都差不多了。”

        “接下来,你大概有半年的自由时间,因为这次想要娶你的人很多,陛下想要搞得大一点。

        所以好好抓紧享受这为数不多的自由。”

        “你师父玲珑副司长托我给你带句话,如果你愿意的话,她可以去陛下那儿担保,将你带在身边。

        让你真正看看这世间的繁华,还有污秽。

        你便知道你的人生其实已经十分的幸运。”

        “好了,接下来我得出去调教外面那些远道而来的小可爱了,你什么意思自己好好考虑。

        只要半年后玲珑能把你完完整整交到我手上就行了。

        不过千万别给我搞出人命来,一个身体不洁的公主,到时候我背的锅就大了。”

        这也算是江平一个小小的私心。

        或许是上辈子那个满目凄凉惨淡的平阳公主印象太过深刻,所以此刻在他有能力的时候,也希望能够让她对人生不那么绝望。

        当然,除了娶她。

        不能为了救人把自己搭进去,这是原则问题。

        闻言,赵宁看着一副公事公办的江平,特别是那句搞出人命来,她更是有些悲愤。

        不过她最后张了张嘴,最后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如果有机会跑的话,我一定会逃的。”

        江平继续摊手:“那就助你好运。”

        “外面那谁,过来给公主殿下做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