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TXT下载 - 其他小说 - 河神新娘楚夕颜冥北霖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撞破

第十四章撞破

        夏蒲草不知这前方是什么地方,只知道,若是被她爹发现,她将小浮游带出屋,必定又要责罚她。

        故而,夏蒲草只能蒙头朝前跑去。

        绕过几条蜿蜒的回廊,前方便是越来越偏僻无人。

        夏蒲草看到一个拱形的院门,赶忙拉着浮游进去躲避。

        而小浮游一入这院门,就开始将小手儿按在自己的胸膛口,似乎有些难受。

        夏蒲草还未发现小浮游的异常,转着脑袋,在这院中打量着,很快,她就发现,这是专门供佛像的佛堂。

        听闻,夏夫人心诚,日日都要在府内烧香拜佛。

        佛堂乃净地,一般下人们都不能出入。

        “呃呃呃!”

        夏蒲草正想着,此处应该无人,结果,却听到佛堂里传出了一阵哼哼声。

        这声音不大,夏蒲草却听的真切。

        “有人?”

        夏蒲草心中想着,莫不是有人?

        她小心翼翼的朝着佛堂门口靠近了几步,紧接着,就又听到了男子喘粗气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说话声。

        真的有人?

        夏蒲草立刻转身,准备带着小浮游离开。

        结果,屋内的男人,却是叫了一声“永夜”。

        夏蒲草立刻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继续朝着佛堂里看。

        这一看,夏蒲草便立即呆若木鸡。

        “永夜,如今这般偷偷摸摸,真的委屈你了。”

        夏蒲草能从佛堂虚掩的缝隙中,瞧见男人赤着上身,怀中拥着一个皮肤雪白的女子。

        那女子一丝不挂,玲珑有致的身材尽显无疑。

        “别这么说,待你高中状元,爹爹便会应允。”

        夏永夜说罢,抬起手来,替男人擦拭额上的汗水。

        夏蒲草望着这二人,不知所措,错愕中往后退了半步,准备牵着浮游离开。

        “呃!”

        结果,小浮游却突然按着胸膛口,吐了起来。

        吐出的,都是些发黑的秽物。

        “谁?”

        这呕吐声,也立即惊动了屋内的人。

        不等夏蒲草拉着浮游跑,那男人披了衣袍,就冲了出来,挡住了夏蒲草。

        紧接着,衣衫不整的夏永夜也跟了出来。

        “蒲草?

        你怎么会在这?”

        夏永夜愕然的望着自己的妹妹。

        夏蒲草抿了抿嘴唇,半晌说不出话来。

        夏永夜的脸颊还泛着红晕,她盯着夏蒲草,追问道:“你,你,你都看到了?”

        “我,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夏蒲草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她听老婶娘说,及笄之后,姑娘就要选个人家嫁了。

        嫁人之后,便是要同相公?

        可她的长姐分明还未嫁人,为何就?

        “蒲草啊,此事,你不能告诉爹爹,不,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长姐和子修必定?”

        夏永夜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恐。

        夏蒲草连连点头:“长姐放心,我马上就要离开夏府了,不会同任何人提起。”

        “离开夏府?

        去哪儿?”

        夏永夜蹙眉望着夏蒲草,又看了一眼小浮游,瞬间就明白了。

        若是换做从前,夏永夜必定要劝夏蒲草回偏院,然后将小浮游送回去。

        可如今,夏蒲草撞破了她的事儿,她担心,夏蒲草会说漏了嘴。

        故而,思虑再三,便让她的相好郭子修,悄悄送夏蒲草和小浮游出夏府,暂时去往白城外的小院住着。

        那小院,在许多年前,是夏府偏宅,不过已经多年没有人住了。

        夏夫人对夏永夜说过,待她出嫁,不仅仅是夏府里的这些银钱珠宝,就连所有的偏宅商铺,都要给夏永夜当嫁妆。

        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场。

        “呃!”

        小浮游依旧吐着。

        夏蒲草撇了一眼那佛堂,想着必定是佛堂里的佛像震慑到了浮游,故而一把抱起浮游,先照夏永夜说的,去那偏宅落脚。

        这郭子修引着夏蒲草,从夏府侧门,偷偷出去,备了马车,直奔城门口。

        一路上,郭子修几次回头同夏蒲草尴尬对望。

        这郭子修长相算是英俊,也难怪夏永夜会喜欢上他。

        “二小姐,我,我,我是郭管家的儿子,郭子修。”

        郭子修终于开了口。

        “嗯。”

        夏蒲草抱着浮游,她并不认识郭子修,方才又瞧见了那样的一幕,如今,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我是真心喜欢你长姐的,待我此次高中,就会娶你长姐过门。”

        郭子修继续说着。

        “嗯。”

        夏蒲草依旧只知应声。

        “所以,恳求二小姐,一定一定,要帮忙守秘,毕竟,如今我的身份,老爷若是知晓了,必定会派人将我打死。”

        郭子修说罢,又顿了顿:“当然了,此事若是传出去,也会损了你长姐的名声。”

        “既知如此,为何不高中之后,再?”

        夏蒲草听着,便觉得,这郭子修言语之中,带着威胁,并不似一个可靠稳妥的男人。

        “这?”

        郭子修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总之,此事你就烂在肚子里吧。”

        郭子修有些不耐烦。

        其实,他的文采,自己知晓,想要高中比登天还要难,故而,他才想尽了办法,哄着夏永夜,趁着夏永夜才刚刚及笄,情窦初开,就要了夏永夜的身子。

        他想着,待夏永夜有了身孕,那便将此事张扬出去,到时候,夏家为了颜面,必定是要让他娶夏永夜的。

        这夏永夜是夏府的嫡出大小姐,嫁妆必定不菲,郭子修想着,人财两得,今后也就不必同他爹一般,窝窝囊囊的当下人。

        这般心思,却好似被身后的小丫头给看穿了,这让郭子修有些气恼。

        一路再无话,郭子修驾着马车出了城,把夏蒲草送到了城外的偏宅,便要走。

        这宅子,多年没有人住,都慌了,被一堆杂草围在其中,远远看去,好似一个鬼宅一般。

        “你,不同我一道进去?”

        夏蒲草看了一眼郭子修。

        “二小姐,我还需回去,这宅子,你自己归置归置,便能住了!”

        郭子修说罢,也不等夏蒲草开口,直接驾车离去。

        夏蒲草望着那宅子,再看看怀中虚弱的浮游,只能鼓起勇气,朝着那阴森的宅子走去。

        宅门前的这些草,都长到了夏蒲草的膝盖处了,夏蒲草走上台阶,推开宅门,灰尘便是从上落下,让夏蒲草瞬间变得灰头土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