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TXT下载 - 都市小说 - 我穿成了极品婆婆在线阅读 - 第538章 心大

第538章 心大

        几人从家里出发,饶是黄小六提高了速度,到了庄子时,也已经一个时辰以后。

        到了地方后,姜暖才明白金明为何一直建议自己买下这个庄子。

        整个村子成凹型,三面环山,中间有一条从山上流下的小河,地势缓缓向下倾斜,总体还算平坦。

        虽然两面夹山,却不显狭窄,很适合建村子。

        金家的别院就建在半山腰,三进的院子,里面的布置很风雅,主院种了许多兰花,虽然普通,却被修剪的很工整,两旁的侧院。一个种满了松柏,另一个种满了芙蓉。

        而其他的院子,虽然也很整洁,却没有做这么用心。

        金氏看着院子,一脸感慨,“听爹说,当初修这个院子都用了近千两,咱们把整个庄子买下来才两千五百两……”简直跟买白菜似的。

        后面这句,金氏没有说,她感觉有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

        “各种器具也都在,”谢氏惊讶地捂着嘴巴,“金家不是缺钱?怎么没把这些器具卖了?”

        闻言,黄老二摸摸下巴,“金家家大业大,可能并不在意这些小东西。”

        金氏打量一圈,又用手摸了摸,不确定地开口,“这些器具,好像被换过了,只是普通的柳木打的,以前最差的都是用樟木,不过,真要卖的话,七八十两肯定能行。”

        闻言,谢氏有些心疼,“这么多银子,怎么说扔就扔?”

        “大户人家的想法谁知道,说不定他们觉得拉这些东西回去丢人呢。”黄小三不以为意的开口。

        “脑袋有病,”黄老二忍不住摇头,“面子比里子还重要?都火烧眉毛了,还在意这些。”

        “这有什么好丢人?”姜暖有些无语,“卖人岂不是更丢人?”

        “不一样的,”金氏解释,“对于金家来说,卖人比卖这些不值钱的旧东西体面多了。”

        “有病吧,”谢氏不高兴地开口,“这些死物,怎么能跟人比?”

        她真是不明白,就是穷困人家,卖人也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怎么到了大户人家,反而成了一种体面?

        若不是实在穷的活不下去,谁敢卖人,唾沫星子淹死你。

        要不然她那对死鬼爹娘也不会如此嫌弃自己都只磨搓不敢卖!

        “在大户人家,买人卖人都很正常,”金氏解释,“卖掉不中用的,买进来一些年轻、手脚麻利的,是一种治家的手段。”

        顿一下,她继续说道,“做下人的,想要一个好的下场,真的很难。”

        她沾了爹娘的光被放了身契,还谋得一门好亲事,可这些年,却没少见被卖出去的人,不过十来年而已,仅厨房都换了四批人。

        那些被换的人,除了极少数被调去别的地方,大多都被打发了出去。

        “天呢,”王氏很是震惊,“大户人家这么注重规矩,怎么还会如此行事?”

        “注重规矩是给外人看的,”姜暖摇摇头,“关上门怎么样,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不过这些被卖的,也只是一些不得用的人,那些心腹知道的事情太多,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被卖了出去。”

        万一被对家买了回去……

        “心腹也有卖的,”金氏弱弱地开口,“夫人当初有四个陪嫁丫头,如今只剩下两个,我娘做了二小姐的奶娘,另一个嫁给了庄子的管事。”

        闻言,姜暖沉默良久,“这怕不是智障吧!”

        她现在有点好奇,金家是怎么撑到现在的?

        之前还疑惑治家为何如此松散,下人都背主了还不知道管,原来自己先做了初一。

        “娘,二嫂,”金氏苦笑一声,“夫人不是不聪慧,相反,她很精明,只不过,那些卖了身的下人,在她眼里,还不如手中的一支头钗。”

        “不把奴才当人看是吧?”谢氏嗤笑一声,“这还叫精明?人家确实卖身了,可吃喝拉撒哪件事能离开他们,真要把人惹急了,她会有好结果?”

        “恶果已经出现了,”黄老二把昨晚的事情简述一遍,摸着下巴说,“我瞧着金府的下人都已经做好了打算,说不得这些器具就是被他们换的。”

        “不说这些了,”姜暖摇摇头,“不管怎么样,受益的都是我们,背后说三道四着实不好,继续往前走,别耽误时间。”

        “娘,真别说,”黄小三很是高兴,“咱们买下这个庄子,真是赚大了,以后若是盖房子,还能先住在别院。”

        “这别院确实不错,”黄老大认真分析,“就是建在半山腰,出入不大方便,这山也不低,不知道会不会有野物。”

        “金家可有探查过附近?”姜暖转头问金氏,“他们是如何做的?”

        “娘,金家的下人比较多,不怕这些的,府里隔两天会撒一些.......”

        金氏的话还没说完,姜暖迅速把她拉到身后,随手拽下装碎银的荷包扔过去,直直地砸到蛇头。

        金氏愣愣地看着这一幕,呆呆地喃喃,“……驱逐蛇虫鼠蚁的药粉。”

        “娘,”黄老二大大咧咧地凑过去,“这是菜头蛇,没毒。”

        “菜头蛇好吃还滋补,”黄老大立刻接话,“娘,回头把老母鸡杀一只一起炖着吃。”

        闻言,姜暖默默低下头,“这是重点?”

        “娘不想这样吃?”黄老二试探地问,“要不直接炖?味道也不错。”

        “相公,不是吃不吃的问题,”谢氏扯扯黄老二的袖子,“院子里有蛇,要想办法全都驱了才行。”

        “不是说有驱蛇的药粉?”黄老二转向金氏,“三弟妹,金家从哪买的?咱家也买一些。”

        “县城的医馆。”

        “哦,回头咱们也买一些过来。”

        “心真大,”姜暖看看面色惨白的儿媳,又瞥一眼不以为意的儿子,扶着头说,“别院已经看得差不多,咱们下山转转,问清楚哪些地自己种哪些租出去,收几成租子也要打听清楚。”

        “行吧,”黄老二有些意犹未尽,“反正已经买了下来,改天看也是一样。”

        听着这不情不愿的话,谢氏没忍住,狠狠踩了他一脚。

        ·